紫式部,紫姬,与白居易的紫藤花下渐黄昏

2020-03-30 20:47:31 作者: 紫式部,紫姬

暮春之紫说紫藤:紫式部的源氏物语,与紫藤花下渐黄昏的交感之美

“慈恩春色今朝尽,近日徘徊倚寺门。

惆怅春归留不得,紫藤花下渐黄昏。”《三月三十日题慈恩寺》

初衣解诗:《源氏物语》被称之为日本的《红楼梦》,它的成书年代在日本的平安时期,大约是在由一个宫廷女官紫式部完成。而此时正是中国北宋宋真宗的统治时代。宋朝也正经历着繁华与屈辱并存的时代。而这个时期,中日的民间的交流频繁。自唐朝开始起,日本仿效中国,建立了日本的长安京都,唐朝在日本民众中的地位是无可替代的,而宋朝的安定,将文化持续的输出,真日本形成了汉文化和本土文化奇妙的结合。

在这本成语日本平安时代的《源氏物语》里,有大量的中国元素,在诗歌方面尤以白居易为胜,大量的宫廷赏花或者情景,都用上了唐朝白居易的诗歌,比如大量摘录《长恨歌》的句子。而在小说的诸多情境当中,更是融合了白居易的诗境。其中最有名的意境,就是这句“紫藤花下渐黄昏。”

元和十年,53岁的白居易和45岁的朋友元稹相逢在长安,20年前,他们同在秘书省做级别最小的官,作为朋友和同事相处了四年,奠定了终生的友谊,但实际两个人之后一生的交集并不多,虽然看着书信和邮递,他们的感情比许多朋友更深厚。于是这20年后的相会,就变得格外的珍贵。两个人已经是中年迟暮,不再是当年的青春少年。各自20年的宦海沉浮,在感叹岁月的流逝的同时,也有着一种醇厚的苍茫的情谊之感。

他们的青春已经过去了,如同慈恩寺的黄昏,巨大的紫藤,根深叶茂,或者象征着帝国的繁荣,而他们的青春已经快过了。斜阳照在风铃一样的垂垂紫藤花下,白居易和元稹都有着黄昏日暮,春色浓重而壮丽的感叹。

或者这就是他们的一生。奋斗了20年,想着树上的紫藤花,呈现出晚春的色彩,而两个人的友谊,如同摇曳的花枝,安详,华丽,带着春天即将过去的暖。虽然在白居易之后,李商隐也发出了“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这样恢宏美丽的句子,但是白居易的更有人间的气息,仿佛可以看见太阳打在紫藤与人脸上那种安定的华彩。

所以多年以后,白居易写给老友元稹的诗里,仍旧是强调那一年在慈恩寺,只是与紫藤花,他另外写下了“紫桐花落鸟关关。”

暮春之紫是这样的清丽苍茫,如同他们华丽的友谊,以及看似华丽实际坎坷颠沛的仕途人生。

紫是一种沉稳,一种忧伤,一种高贵,而紫藤花是最后的春天,紫得含蓄,紫得氤氲,在斜阳里有灵魂的飞升和笃定。

白居易的诗在他当世的时代就已经传到了日本。这当然是《长恨歌》的魅力,远在东海的日本,上到皇族,下到平民,也感动于唐明皇与杨贵妃的爱情。或者这样的爱情会亡国,但是谁能拒绝那凄切的深情?白居易浅显的诗歌,却有深邃的意境,但凡里面的花鸟鱼虫,四时风景,日本皆有,而日本在体会白居易诗歌时,更会有着本土的深邃。

紫式部在1004年,已经31岁。作为一个女子,这样的年龄委实是老了。作为出生在中等的贵族家庭,她从小接受了很好的教育。但是如同所有传统的女性一样,生活的本来就是一个承受的过程。20岁的那年,她被迫嫁给了比自己到25岁的藤原宣孝。作为有着才华和个性的她,体会着为人妾室的艰辛。那春天一样泛滥的才华和感觉,压抑在没有出口的内心。

31岁的那年,她的丈夫死了,作为妻妾之一的她该快乐还是忧伤?快乐的是她自由了,不快乐的是那给予生存的树没有了。她回到了父兄身边,真正明白了什么叫寄人篱下。如果少女的成长并不能使她明白悲哀,那么这一次,她彻底知道了她的命运。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