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

资讯 保护 摄影 纪录 濒危 名词 组织

每年有3万多头非洲象被杀害,你不觉得你桌上摆着的象牙饰品扎眼吗?

2016-9-13 07:46

来源:界面网|2908人参与|0评论

字体: 繁体

ico

如今保护员的现状是,不管是法律支持还是资金支持都还不到位。在完善野生动物保护体系之前,将会有多少动物被猎杀?又将牺牲多少名保护员?

ico

  尽管最近有研究发现,猎杀大象的数量有所下降,但不少专家认为这其实是因为已经没有多少大象可猎杀了。

每年有3万多头非洲象被杀害,你不觉得你桌上摆着的象牙饰品扎眼吗

  如今的偷盗者们都已经配备有先进的GPS导航系统和致命的杀伤性武器,肆无忌惮地猎杀到象牙和犀牛角,并向将其贩卖至亚洲市场贩卖。野生动物保护员们正在身体力行地阻止着杀戮。

  在非洲全境,每周约有2~3名野生动物保护员被偷猎者杀害。近期,世界自然基金的调查还发现,坦桑尼亚和刚果民主共和国的野生动物保护员们的装备很不完善,甚至没有可以用来长途跋涉的长筒靴,而且政府部门对他们的工作并没有给予很多的支持,也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

每年有3万多头非洲象被杀害,你不觉得你桌上摆着的象牙饰品扎眼吗

他们挑战着自己的身心极限

  调查结果显示,有75%的保护员表示他们曾收到来自其他人的恐吓,阻止他们继续保护野生动物的行为,更有54%的野生保护员们表示不想让下一代从事保护员工作——这对处于灭绝边缘的动物们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此外,由于得不到政府的支持,迫于生存压力,有很多保护员成为偷猎者。

  除了艰难的工作,保护员们还要面临被屠杀的野生动物被血淋淋地扔在大草原上,其中不乏犀牛和大象的幼崽,给他们造成了心理创伤。

每年有3万多头非洲象被杀害,你不觉得你桌上摆着的象牙饰品扎眼吗

一头白犀牛的角被偷猎者砍去 尸体被弃之荒野

  野生动物保护员和战场上的士兵一样,随时要面临死亡、受伤和来自偷猎者的伤害,保护员们还可能受到来自野生动物的猎杀。

  和士兵不同的是,保护员面对的偷猎者是罪犯,不是敌人。保护员需要执行法律,他们要按法律行事。因此,只有在自卫的时候,保护员才能开枪。

  严格准遵守开枪准则给保护员造成了很大压力。比如,一名保护员在45摄氏度的高温下,顶着烈日,追寻着偷猎者的行踪,有一天,终于发现了偷猎者,但是他却不能立刻开枪。保护员要穿过茂密的灌木丛悄悄接近偷猎者,他必须首先“挑衅”偷猎者,当保护员的生命受到威胁时才能开枪。

每年有3万多头非洲象被杀害,你不觉得你桌上摆着的象牙饰品扎眼吗

保护员不是战士 但每天都要荷枪实弹 面临类似战场上的冲突

  南非国家公园2013年的调查数据显示,保护员与偷猎者交锋108次,但其中交火次数仅有65次。保护员必须遵守法律章程,如果偷猎者逃跑了,他们就不能开枪。如果偷猎者跑入丛林,再找到他们就难了。

  在南非,如果保护员杀死了偷猎者,他们就要接受警察的调查。即使最后的调查取消了,这无形中也会给保护员和他的家庭造成很大压力。当遇到偷盗者时,保护员要在瞬间决定是否要开枪,如果开枪,他们就必须承担相应的后果。

  南非国家公园要求,保护员与偷猎者发生正面冲突后要接受心理治疗。负责给保护员诊疗的心理学家伦萨·芬彻姆说:“保护员面临着类似游击战的战争状态,但任职前的培训只教了他们如何保护动物,却没有教他们如何处理人和人之间的杀戮。”

每年有3万多头非洲象被杀害,你不觉得你桌上摆着的象牙饰品扎眼吗

  除了面临与偷猎者的武装冲突,保护员还要面临因偷猎造成的严重后果。图为一名保护员在巡逻中发现了一只犀牛孤儿在路上徘徊,他上前给犀牛宝宝喂水。

  芬彻姆担心不接受心理治疗的保护员很可能患上创伤后应激障碍症,这可能导致保护员做出伤害自己或他人的事情。比如,在面临威胁时,患者会变得过激,在不必要的时候开枪,或者在需要开枪时却犹豫不决。创伤后应激障碍症还可能刺激患者通过酒精、吸毒等行为来麻痹自己。

每年有3万多头非洲象被杀害,你不觉得你桌上摆着的象牙饰品扎眼吗

  创伤后应激障碍是指在经历战争、抢劫等受到生命威胁的事件后,导致的精神障碍。患者会异常害怕人群、过度警觉,从而遭受精神和身体上的折磨。

  他们忠于自己的使命

  野生动物保护员知道这项工作面临着很多挑战,野生动物的袭击、脱水、蚊虫叮咬,更别提偷猎者了。

每年有3万多头非洲象被杀害,你不觉得你桌上摆着的象牙饰品扎眼吗

大猩猩孤儿留宿在保护员住处

  对于很多保护员来说,这不仅仅只是一项工作。

  保护员史蒂芬·米迪说:“我成为一名保护员不仅仅是一个选择,也是一个使命。”

  他们需要更多的帮助

  野生动物保护员们正在挣扎,用于打击偷猎的资金应该更多地流向这些保护员们。

  这些保护员们也是别人的妻子或丈夫,如果他们牺牲了,谁来照顾家里年幼的孩子?实际上,他们的收入很低,甚至不能支付孩子的学费。

  对保护员来说,如果他们受伤了,没有人能帮助他们照顾家人时,对他们的士气也是有影响的。最起码,即使保护员牺牲了,仍有人照顾他们的遗孀或孩子,至少说明有人在乎他们。

  目前, 威尔莫尔的绿色防线基金(Willmore's Thin Green Line Foundation)为上百个保护员家庭提供了资金支持但仍有很多人等待着他们的帮助。非盈利机构“非洲公园网络(African Parks Network)”与非洲六国政府合作,为保护员的遗孀们提供人寿保险,相当于保护员3年的薪资。当然,私人资助对保护员来说也是莫大的帮助。

每年有3万多头非洲象被杀害,你不觉得你桌上摆着的象牙饰品扎眼吗

  绿色防线基金给肯尼亚野生动物保护员派发的物资(图中黑板上的字:非常感谢绿色前线基金对肯尼亚野生动物保护员的支持)

  此外,国家需要建立完善的法律体系和执行系统,严厉惩罚偷猎者,这会让保护员清楚地知道,他们的工作是有价值的。

  铲除野生动物制品供应链顶端的头目十分重要,否则即使逮捕了底层的偷猎者,也会有人轻易取代他的位置继续偷猎。

  如今保护员的现状是,不管是法律支持还是资金支持都还不到位。在完善野生动物保护体系之前,将会有多少动物被猎杀?又将牺牲多少名保护员?

  野生动物保护员是无名的英雄,面临着难以想象的挑战,却完成着崇高的使命。

  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各成员国投票 力促关闭象牙市场

  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9月11日援引法新社报道,由各国环境保护组织和政府加盟的“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当地时间9月10日在夏威夷召开大会,以多数赞成通过了要求各国禁止象牙国内交易的建议书。国内拥有象牙市场的日本政府与纳米比亚均投了反对票。虽然日方要求把“禁止交易”这一表述改为“强化交易监管力度”等,修改或删除部分建议书内容,但全部被否决。

  日本共同社9月11日报道称,虽然该建议不具备强制力,但在象牙走私和偷猎日益猖獗的形势下,建议书获得通过反映出投向日本等国的目光非常严厉。24日在南非开幕的《华盛顿公约》缔约国会议上,预计也将就象牙问题进行讨论。该建议似乎会对讨论产生影响。

  • 大象 野生动物 偷猎
  • 行者物语 责任编辑:语燃
  • 分享到:
    公益画报

    野生纪录

    野生纪录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隐私政策 | 加入我们 |
    行者物语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1-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